耽美文库 > 竞技小说 > 烈爱封喉 > 第二十五章
      姜笙似乎开始有些明白了,那些外卖缺少的就是这种温暖和关爱,所以吃起来才那么乏味。
      不一会儿,就啃完了四个鸡腿。
      “吃这么急干什么?我饿到你了?”顾时衍在旁边坐了下来,优雅地从咖啡碟里端起了咖啡。
      听顾时衍带着在公司里训人的腔调,顾大夫人不满意了:“人家18、9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你懂什么?”
      顾时衍淡淡地瞥了她一眼,顾大夫人心里已经很怂了,但还是气鼓鼓的模样瞪着他。
      姜笙发现了,估计没人不怕顾时衍的,看都把人小老太太给吓成什么样了。姜笙寻思着是不是要帮个腔,她吃了顾奶奶的鸡腿,毕竟吃人的嘴软。
      好在这个时候顾时衍手机响了,他看了眼手机屏幕,接起了电话,似乎是公司上的事。
      好像遇到了他不满意的事,说话的口吻越来越差,完全打破了姜笙对他温和又儒雅的认知,带着很重的训人意味。
      顾大夫人小声地对姜笙说:“你看看他呐,这么凶,以后有哪个女人敢嫁给他?”
      看到顾大夫人脸上的小表情,姜笙忍不住笑出了声。她以前接触顾时衍的时候,倒没有发现这一面。
      “吃完了?”
      顾时衍打完电话后,转过了身,却看到姜笙一副避他不及的表情,垂下了眼睫。
      不同于她的回避,他直勾勾地盯着她,完全没有忌讳可能会被人看出什么。姜笙下意识看向了顾大夫人,心跳如擂鼓,耳根子又红了。
      “不用怕他。”
      顾大夫人以为姜笙怕他,用口型说了四个字后,迅速上了楼。
      姜笙:“……”有本事您先别跑啊。
      “吃饱了没?”顾时衍见她不回答,从裤袋里拿出另一只手,那股大力握住了她的手臂,缓声道,“又哑巴了?”
      “干嘛?”
      “不好好上课跑出去和男人鬼混,不给个交代?”
      顾时衍重新坐了下来,手上的力道带着她坐在自己腿上,姜笙吓得一惊,却怎么都挣脱不开,腰被紧紧地扣在了他的掌心上,跟着了火似的,烫得人脸通红。
      “你……你怎么把衣服脱了?”
      当目光触到那一大片肌理分明的米色胸膛,白色衬衫上的扣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全被他扯开了,姜笙尖叫地伸出双手挡住了眼睛,脑子里却在不断重现刚刚看到的景象。
      六块腹肌均匀分布,人鱼线没入在皮带以下,修长挺拔的身形融入光线里,有种令人心悸的危险感。
      好像有股热浪汹涌而来,勾得人心烦意乱。再这样下去,她怀疑自己要思春了。
      他每一寸纹理的肌肤和光泽,似乎都深深地印在了脑子里。
      “你洗澡不脱衣服,嗯?”顾时衍说得很理所当然,瞅着鸵鸟一样的人,皮带已经被他抽出来了,往沙发上一搭,那声响震得她整个人颤了下,耳根子烫得快烧起来了。
      “我仔细想了想,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你有些太放肆了点。”这句话,带着些许肃穆的警告。
      “有话好好说,别脱裤子!”
      姜笙第一次知道,这么看似一本正经的男人,居然可以在女生面前这么肆无忌惮地脱裤子,什么温和又沉稳,根本就是虚假的人设。
      看她这样的反应,顾时衍唇角勾起了抹若有似无的弧度,把一份类似文件的东西放在了茶几上。
      “打开眼睛看看。”
      “不看!!”
      姜笙的心跳都快要破表了,偏巧他还伸手揉了下她的耳垂,姜笙身体一软,被这个轻佻的动作吓得差点从他身上掉下去,差点就要爆粗了。
      “莫挨老子!”
      “怎么耳垂这么烫?”那种上扬的尾音,带着令人发颤的性感。
      顾时衍似乎感觉不到姜笙在濒死边缘,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能烧得冒烟了,顾时衍还不放过她。
      “你是谁老子?”他淡淡地问了句,那双深邃寂黑的眸子静静地看着膝盖上的人儿,“嗯?”
      姜笙依旧紧紧地捂着自己的眼睛,赤红着一张脸道:“你不是要去洗澡吗?怎么还不去?”
      顾时衍似乎终于放弃逗她了,禁锢住她的手终于放开了,姜笙几乎连滚带爬地离开了他身上,脸朝下地埋在了沙发里,生怕再一睁眼就看到了什么限制级画面。
      耳边传来一声闷笑,一件衬衫突然盖在了她脑袋上,衬衫传来男人熟悉的味道,姜笙脸红得快要蒸发了。
      过了差不多5分钟,客厅里没有什么动静了,倒是那边的浴室传来水声,顾时衍应该是已经在浴室了。
      被憋久了的姜笙把头顶上的衬衫一掀,呼吸到新鲜空气的同时,心底也悄悄松了一口气。
      “终于舍得睁开眼了?”
      当看到顾时衍站在自己面前时,姜笙石化了,尤其他身上可以说是一丝不挂,身上围了条白色的浴巾,看上去随时都会掉下来。
      壁垒分明的肌肉,精瘦的腹部看得一清二楚,她想起自己刚刚触摸到的手感,肌理分明,肌肉张弛。
      下一瞬,浴巾掉了。
      顾时衍慢条斯理地把浴巾捡起来,重新围在腰腹上,又看了眼已经呆滞了的小姑娘:“都看到了?”
      “啊——”
      当小姑娘这声尖叫在别墅里来回飘荡时,在房间里的顾大夫人率先竖起了耳朵。
      “又凶人了?”
      原本手已经在放在门把上,打算开门的顾大夫人内心可谓是波澜涌起,果断地收回了手,甚至还反锁了下。
      ……
      “姜笙,姜笙……”
      顾菁菁终于下课回家了,她的学校离家里比较远,不像姜笙很快就能回来,所以将近7点才到的家。
      才下车,顾菁菁就兴冲冲地喊起了人。她还不知道,这个时候有人在客厅里耍流氓。
      “姜笙!”
      姜笙远远地就听到顾菁菁在喊她,再看到顾时衍这副样子,吓得出了一声冷汗害羞都顾不得了,伸手要把顾时衍推进客厅里的浴室。
      “你快进去。”
      地上全都是他的皮带,衬衫,黑色西裤,凌乱地扔着,要是被顾菁菁撞见这种场面,她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脱个衣服都这么嚣张,顾时衍这臭毛病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顾时衍丝毫没有她被吓得大汗淋漓的样子,反而整理着自己的浴巾,大手一下揽住了小姑娘的腰,紧紧贴在他的胸膛上。
      “顾时衍!”
      听到顾菁菁的声音就在门口了,姜笙心里怕得不行,男人的亲吻从下颌落到脖颈处,怎么躲都不行,两个人不留一丝的缝隙。
      他个子太高,男人的手掌渐渐往下滑,一只手揽住姜笙的腰,另一只手不轻不重地揉着她的臀,吻有些凶狠粗暴,似乎激发了他骨子里的黑暗因子,和他平时有些反差。
      姜笙踮起的脚踝都在发酸,只能靠在靠在他身上,感觉自己对男人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她整个人儿,都被迫扒在了他身上。
      想想还是有些后怕,她居然敢单枪匹马地挑逗顾时衍,在他看来算不算一种挑衅?
      简直是big胆。
      ……
      “诶,你说我们到底是进,还是不进啊?”宋清心和周秘书蹲守在紧闭的大门口,两人正大眼瞪着小眼。
      和顾大夫人不一样,听到那声尖叫的第一反应就是,顾总肯定又在小姑娘面前耍流氓了。
      “先别进吧,顾少在撩妹。”周秘书淡定地回了一句。
      “说的也是。”宋清心熟练地点了根烟,开始吞云吐雾起来,“你是没见过上次在姜笙那儿的公寓,我第一次见顾少对人家小姑娘又抱又亲占尽了便宜,妈的,差点闪瞎了我的钛合金狗眼。”
      周秘书:“……”
      “周姐姐,宋姐姐。”顾菁菁第一眼看到她们在门口说着什么,还觉得诧异,“你们怎么这么晚过来了?公司有什么事吗?”
      “还不是找你四叔有点事。”宋清心把烟摁灭了,笑着问她,“菁菁怎么这个点才回家啊,都饿坏了吧?”
      “学校离家远了点,早知道,我就该让我四叔把我转到姜笙这个学校去,还不用这么麻烦呢。”顾菁菁完全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手已经摸在了门把上,嘴上还喊着:“奶奶,姜笙,我回来了!”
      姜笙靠着顾时衍温热紧绷的躯体,两腿都在微微的打软,还要他紧紧地揽着她才能不倒。
      “顾叔叔,我腿麻了。”她像个小猫一样很自然地撒着娇,却是只张牙舞爪的小猫。
      听她这样肆无忌惮地撒着娇,顾时衍有些忌讳莫深地看了她一眼,那个眼神透露出的玩味和深意,带着成熟风流的味道,苏得令人头皮发麻。
      “腿麻了?叔叔抱。”
      姜笙耳根又软了下,赶忙移开了眼神,顾时衍稳如泰山地把小姑娘放回了沙发上,像抱个宝宝一样。
      随后几步进了浴室。
      大门被打开的一瞬间,顾菁菁看到姜笙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有些精神紧绷的紧张模样,顾菁菁还以为她四叔在,结果没有。
      “脸怎么这么红?”顾菁菁忍不住打趣了她一句,“我还以为四叔在这里,给你你吓成这个样子呢。”
      “没有。”
      姜笙平复心绪时,目光无意中瞥了眼桌上的某份文件,好像是刚刚顾时衍让自己看的,说什么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她拿起来一看,上面列了足足有十多条规则,看到前几条已经有要骂脏话的趋势。
      第一:上课不准迟到晚退,晚上必须7点前到家,有事必须提前跟顾先生打电话。
      第二:门禁时间10点。
      第三:不准早恋,不准和男同学亲亲我我,否则扣除零花钱。
      第四:不准不接顾先生的电话。
      第五:不准说脏话。
      “……”
      姜笙以前就不见得是什么乖孩子,她爷爷都没这么管过她,结果顾时衍还给她来了一份家规?
      “四叔有点过分了,这是什么条规嘛。虽然你上学第一天就飙黑车还进局子,但也不至于下手这么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