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曼没有还手,他只是尽量避开了马尔科的攻击。
      他是做了过分的事,但这并不代表他可以被她的情人肆意殴打。能审判他的,唾弃他的,惩戒他的,只有梦梦一人。
      青色火焰飞过来的时候,贝克曼用枪格开了,“不过是失去了一段记忆,你在小题大做什么?”
      马尔科猛地俯冲过来,爪子狠踢到贝克曼横在胸前的枪上,“小题大做?你可真不要脸!奴隶市场用来调教性奴,抹消人格的肮脏药品…你居然敢用在她身上!”
      贝克曼的烟掉在地上,“我…”
      他刚刚开口,不死鸟的火焰球迎面袭来,话语被打断了。
      马尔科攻势凶猛,没有丝毫保留。
      梦梦眼见马尔科直接冲出去和贝克曼厮打在一起,慌得赶紧抓住香克斯的衣服,“香克斯!你快阻止他们!”
      香克斯低头看她,他抿着嘴,一副严肃的样子,“小梦梦,你先告诉我,贝克曼是不是真的对你下药了?”
      梦梦的话一下子卡在喉咙里,贝克曼的黑化值最后一次查看的时候已经变成了92,她本打算有人介入的时候先单独和贝克曼谈谈,可眼前的情形,让她不知要不要和香克斯坦白一切。
      她是被下了药,可她确实毫发无损。
      香克斯突然眯眼笑了起来,他弯腰摸了摸小姑娘的头发,“别害怕,虽然贝克曼是我的伙伴,但是做错了事就是做错了,我不会包庇他的。”
      那个笑容更像是一个安慰,“对不起,作为船长…却放任船员对你做出这种事……”
      小姑娘一瞬间的犹豫,让香克斯意识到马尔科说的恐怕都是事实。如果真是这么恶劣的药品,他的副船长大概真的是疯了。
      梦梦眼见事情的发展越来越糟糕,直接招出了魔法阵,她从魔法阵中拿出那一把红色药丸举到香克斯面前。
      “不是不是!!!药都在这里,我用魔法元素包裹住了,没有吃下去!我没事!香克斯,你帮帮我,让他们都住手。”
      香克斯的瞳孔瑟缩了一下,那么多药……
      他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他接过那些红色药丸捏在手里,扭头对着灰发男人高喝了一声,“贝克曼!”
      本以为能阻止争斗的男人加入了战局,香克斯像一只搏命的狮子般飞扑过去,霸王色霸气炸开,梦梦眩晕了一下跌坐在地上。
      再抬头的时候,香克斯已经把贝克曼按倒在地上,他伸出手,把那把药砸到他脸上,“你疯了!你他妈对小姑娘用那么多药!你是要她死吗!”
      手掌重新握成拳,香克斯狠狠捶下去,贝克曼的脸上溅出血液。
      “香克斯!!!”梦梦吓得魂飞魄散,站起来就往三个男人站的地方跑。
      马尔科捡起一颗药丸,捏碎在手心,“虽然纯度差了一些…但确实是MOR46号…”
      他看贝克曼的眼神像看一只虫子,恶心中混杂着蔑视。
      梦梦的眼泪已经掉下来了,这完全不是她设想的剧情,她跑到三个男人身边,一边擦眼泪一边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