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文库 > 玄幻小说 > 我的命运改变器 > 第六十三章:裂心(3)h
    夜色愈加深了,厚重的云层早掩住了月亮,此起彼伏的蝉鸣声全锁在窗外。
    室内的光线太过昧暗昏弱,连阴影都模糊了形状,又或许是在浮沉起落中,已经融合为了一体,才让人无从分辨。
    喘息声到底有多燥热粗重?像浸在火里,又似玄铁落地。
    浑圆的奶儿上方迭着一层轻薄的白色睡裙,孱弱的豌豆型乳头扁塌在涡眼里,一点头都没冒出来,随着女孩均匀的呼吸,两颗腴球颤巍的上下,人见犹怜。
    粉色的内裤,渐渐的从腰间脱落,逐渐露出羞耻的部位。
    宽掌将两条白皙修长的双腿分开,于是一丝不挂的下身,没有任何黑暗遮挡的,完全落入了一双漆黑的污浊眼底。
    少女的阴户,还没长成茂盛密丛,干净又柔美,却在纯洁中潜藏着致命的诱惑,世间最摄人心魂的美景,也莫过于此了吧。
    手机电筒里射出的光,太目的性地聚成一束,尽数对准了闭合的穴口。
    视线瞬时变得更加灼热,蠢蠢欲动的念头撕开了口,泛滥成灾,挣脱了牢笼。
    一根中指缓缓推入合拢的肉孔,慢而决绝地将窄小缝隙顶开刺破。
    秘密甬道像鱼儿的嘴,是那样的湿滑黏腻,一边抵御伤害使劲咬着指头,一边又不断分泌出液体以供入侵者得寸进尺。
    勘探还在继续,可洞内太过紧致,不停推拒着,于是那指头只能宠捣着,费了好些功夫,玉穴才肯把它艰难吞没。
    长指深入浅出地抽插着,也一直寻找着脆弱的敏感点。
    那黑影用手变着法地玩少女穴,恶劣的又钻又捅,快而重的拔出戳入,淫靡的水声在落针可闻的暗室里,越来越响。
    “啊嗯……嗯……啊……”女孩张开了嘴。
    放肆的亵玩逼出了破碎的呻吟声,睡梦中的女孩攥紧了拳,双腿立时夹住了作恶的手,腿根不停摩擦着,内壁霎时剧烈紧缩,那条好不容易才扩张顺畅的小径,又复变的寸指难入。
    心跳加速紊乱,眉皱成了川字,下颚崩得极紧,汗水浸染了男孩后背的衣衫。
    罪恶的手,该停在这里吗?
    “醒了吗?”
    贺戍掐着妹妹的双腿,嗓音粗哑的像生了锈般,他仔细观察着她身体上细微的变化。
    少女全身潮红不堪,像泡在一缸沸腾的热水里,在兄长的手中软得几欲化开,
    这般诱惑,又要他怎么舍得放开?
    是什么让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深夜闯入?又是什么使他忘记了轻重与深浅?
    潘多拉魔盒一经打开,事情便已一发不可收拾。
    额头暴汗的贺戍,看着妹妹泥泞如沼的下体,目光深邃又迷离,喉头反复上下滚动着。
    “宝贝,你流了好多水。”
    “想要我吗?”
    回答他的只有少女的浅浅娇吟,是处在奔腾快感里的生理性反应。
    无法思考自己犯了什么罪孽,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行为。
    这一秒理智溃灭,底线崩塌,只想遵循内心深处的灼灼欲望,去无限亲密,去尽情占有。
    粗粝的手掌劲厉地掰开了少女紧闭的下肢,瞬间玉藕双腿被掐举过他的头顶。
    宽阔的黑影,释放出心中的野兽,满眼尽是掠夺之色,他暗着瞳孔,俯身沉下头颅,薄唇一口就含住了少女的馒头穴。
    “嗯……啊嗯……嗯……”
    狡猾的舌尖舔舐着阴唇,逗弄阴蒂。
    清泉般的蜜液一股又一股倾泻而出,全部被卷入了韧舌,又骚又甜。
    原来她的味道,是这般令人上瘾,心荡神摇,使他宁可承受坠入地狱的痛苦,亦要一尝芳泽。
    他一遍又一遍地,吸吮着洞口,吞咽着淫液,搔弄着内壁,一会儿像羽毛轻轻拂过,一会儿又似木棍,重重钻入。
    女孩痒得发狂,空虚得两腿乱踢。
    他的鼻尖和下巴,全蹭满了晶亮的水液,最后汇聚成珠的滴落。
    她泄得太多了,堵不住,吃不完。一丝又一丝从薄削的唇角漏出,濡湿的床单已经不堪入目,像尿床了般。
    怕她醒,又想让她醒,控制不住在禁断的边缘无限来回试探,他已经溺毙于这美人汁里,可是为什么口中越是甜蜜,心中却越是苦涩?
    这背德的快感,太过折磨。
    你是甘愿陪我跌入永不翻身的泥沼,还是亲手把我掐死光明尽头。
    黑夜给了人太多勇气,把阴鸷龌龊的狎思放大到丢了所有清明与理智。
    牙齿咬噬着流泉的红穴,舌头过火地碾磨着阴蒂,掌心拉扯着乳房,这股刺痛和瘙痒,已经愈发逼近让人醒来的阈值。
    黑暗中,压抑的呻吟,连不成句。
    身体受不住地颤抖、战栗,像条被拔了毒牙,而没有反抗能力的蛇。
    双腿弓起夹住头,背脊摩擦着床单,屁股左右迁移,小腹痉挛不止,可怎么都逃脱不了亵玩和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