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文库 > 历史小说 > 午間淫話 > 媽媽的秘密錄影帶
    前几天大扫除,我从储物间里翻出一箱妈妈嫁给爸爸时的嫁妆,里头的金饰几乎都变卖用做哥哥和我的学费,只剩一些留做纪念用的小东西。杂物之中,有一卷写上某某饭店和日期的录影带,那天是爸妈结婚的日子。
    虽然已经是快二十年前的东西,意外保存得很好。家里那台从来没看爸妈用过的二手录放影机,似乎就是专为它而买。我想爸妈偶尔也会回顾年轻时的自己吧。
    这般想着,翻出录放影机、接上旧电视的线,我一个人在整理完毕的闷热午后看了下这卷带子。
    一开始就是妈妈在娘家准备出发的画面,热闹又嘈杂,大部分的人我都没见过。比起那些嘰嘰喳喳的叁姑六婆,我的眼睛几乎全程盯着年轻的妈妈,还有她那对特别吸睛的坚挺巨乳。
    现在的妈妈也是美熟女,不过当年的她果然更讚。胸部看起来没现在的大,但是更挺,着衣状态下几乎看不出有下垂倾向。她以前是俏丽的短捲发,脖子裸露在外,多少满足了我总是想看她后颈的渴望。除此之外,腰身的曲线、翘挺的屁股、举手投足的媚态,都和现在的妈妈呈现出不同风味的反差。我好像在偷窥妈妈还是个单纯女人的一面。这么说或许有点糟糕,但我完全可以用这卷带子打手枪。
    画面从妈妈坐车来到婚礼现场,进入新娘准备室之后跳掉。一段杂讯。之后突然出现妈妈穿着白丝袜、戴着乳白色长手套、头披婚纱,身体正面却是全裸的模样。当她面朝镜头羞笑比ya时,胸前两团色气的褐色大乳晕彷彿也在微笑,圆鼓鼓的乳头清楚挺立。
    『文静,过来!』
    右边一个露鸟的中年男子朝害羞笑着的妈妈招手,左边也伸出一隻长满捲毛的手摸向她白皙的身体,往跟脸一样大的浑圆巨乳抓下去。妈妈叫了声,赶紧自己用手摀住嘴。
    『哈哈!肥喔!』
    『别这样啦,会痛呢……』
    『会痛喔?啊这样会不会痛?』
    啪!啪!
    捲毛手粗鲁地拍打妈妈的胸部,不是从侧面打上去,是正面直接连她的大乳晕和奶头一起打扁。儘管只有一瞬间,妈妈奶头被拍扁的画面深植我心,接着响起的呻吟更是令人激动不已。
    『齁哦哦……!』
    是妈妈的叫床声。
    偶尔半夜可以隔着房门听见的,低俗又淫荡的淫吼声。
    明明上一秒才被男人掌心打扁,妈妈的乳头马上又胀回饱满的姿态,像颗肥美的果实任人以手指轻摘、转动着。
    『这颗大奶头喔,等你生了小畜牲不知会变多大!干,再来两下!』
    啪!啪滋!
    『嗯齁哦哦……!』
    即使穿着接近全裸的婚纱,给人用摄影机录下被拧乳头打奶子的羞耻画面,妈妈仍然只有迸出淫吼与羞笑以对的反应,简直是个享受其中的色女人。冷静地看着这一幕勃起的我,是否也遗传了母亲好色的一面?
    在我握住肉棒轻撸的时候,妈妈也持续被捲毛和另一个露鸟的中年男子抚摸并拍打她的身体,打到她的雪白巨乳都盖上好几道红手印了,覆着白丝袜的大腿内侧终于也湿得肉眼可见。
    『啊……!呜……!』
    啪!啪!
    桃红色的湿亮嘴唇对着镜头诱人地敞开,在准备室里呈现外八蹲姿的妈妈,正给全裸站在她身后、用丑陋阳具压着她左耳根的大叔啪啪地掌嘴。掌嘴力道没打奶那么重,每打几下就摸她的脸和下巴,好像在对待宠物似的。妈妈被抚摸下巴时也会稍微仰首,闭起眼睛像是在享受。
    『唉,想不到我们文静也要嫁了,这下要母狗荒囉!』
    啪!啪!
    『别这么说嘛,人家还是会长的小母狗呀……汪汪!』
    被年纪大上两轮的男人掌嘴摸下巴,还一脸羞红地说出不知羞耻的话……这个边滴着淫水边扮狗叫的女人,真的是妈妈吗?即使从长相、乳头、乳晕到那没比现在收敛多少的外翻肉穴都如此神似,是否还存有只是个陌生人刚好长得很像、名字又一模一样的可能性?我想应该不可能吧。
    『嗯呼……!会长一直搔人家脸脸,穴穴都湿湿了啦……!』
    『你湿什么湿,有人说要操你吗?』
    『咦……不、不做吗?』
    『待会就要结婚的母狗,这鸡掰吼要是插下去,对你老公多不好意思啊!』
    咕滋──
    不知什么会的会长大叔说道「鸡掰吼」时,弯身把妈妈剃得很乾净的湿润肉穴往两侧扳开,妈妈也跟着害羞地娇了声。
    『哈嗯……!』
    我现在才注意到,妈妈当时并不是所谓的黑鲍。她的大阴唇顏色暗沉,小阴唇则是咖啡色,阴唇肉细扁,不像现在又厚又黑。两片咖啡色阴唇宛若沾水后烘乾的课本,固定成皱巴巴的样子,在大叔扳开阴唇以前,几乎看不见唇中屄肉。
    『干──你娘咧,看啦,湿成这样。一个字,贱!』
    滋啾!滋嚕!
    『咕齁……!』
    会长一手扳穴,一手屈指插入穴中,登时让满脸兴奋难耐的妈妈嘟起嘴唇,戴着长手套的双手抱住了插穴的那隻手。镜头拉近,可以清楚看见妈妈的肉穴给男人双指插入后滋滋收缩的骚样,像在吸吮着穴中物。随着黝黑的双指来回抽插,抱紧会长右臂的妈妈跟着迸出连绵淫吼。
    『齁……!齁……!齁哦……!』
    滋咕!啾嚕!滋嚕!
    和阴道温吞的收缩不同,手指的挖弄力道显得粗暴又无礼,但妈妈似乎就是喜欢这一味。会长边用双指插着妈妈肉穴,边笑笑地干了声:
    『干──鸡掰咧!吸那么紧,就想被懒叫干吼!』
    滋噗!啾噗!啾咕噗!
    会长把妈妈搞得淫叫连连还不够,要旁边另一人也出声,那人便挺着一根上翘但感觉很脏的阳具走向妈妈,弯下身来掐住妈妈的嘴问她说:
    『欸许文静!想要懒叫吼?随便一根懒叫都好吼?』
    『哦……!哦咕……!』
    『说话啊!你哑巴喔?』
    妈妈被会长抠屄的同时,嘴巴给这个没礼貌的男人掐住晃了晃,好不容易才挤出声音:
    『回便一呃……!忽粗的……大鸡伊!』
    『随便一个喔?啊我的好不好?你看,来你看,这根懒叫好不好啊?』
    那隻上翘的粗肥脏屌凑向妈妈,被松开的红脸蛋立刻嘟起湿唇、伸长舌头,发出狗一般的喘息声。
    『齁……!齁……!』
    翘屌男啪地打了下妈妈脸颊,力道比刚才会长打得重些,妈妈挨打时眼睛瞬间闭起。上翘肉棒慢慢逼近滴着口水的舌头,快要碰到时又往上抬起,转而推向妈妈的鼻孔。
    『呜齁……!嘶──好臭……!』
    妈妈明知道眼前的肉棒很臭,却还是在被顶成猪鼻子后对着龟头深吸一口气,一抹口水自嘴角缓缓流下……之后是连续十秒鐘的急促吸嗅声与「好臭」、「龟头好臭」的碎念。妈妈眉毛是皱着的,却感觉得出来她十分喜欢闻这个男人的臭懒叫。
    在妈妈闻着老二、给人抠屄时,准备室的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与呼唤声。
    『文静啊!门别锁着啊!你是在里面做什么啊!』
    声音听起来是妈妈家那边的长辈,不晓得是不是外婆。妈妈那副闻屌闻到有点恍惚的表情立刻变回来,会长与翘屌男也改变动作,一个挺着肉棒往地上躺,一个抓着妈妈腋下把她抬起来,引导正在回话的妈妈骑到会长身上。湿淋淋的肉穴触碰到会长肉棒时,妈妈很快地转向会长笑了下,再面带红晕向门那边喊:
    『妈,再等我一下啦!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嘛。』
    『那你门打开,让阿姑进去陪你!』
    『不要啦!我要一个人静一静……哦、哦齁……』
    突然被会长两手掐奶、扯弄着褐色大乳晕的妈妈最后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不过她及时压低声音,外头似乎没有听见她那因为两团乳晕被粗暴拉扯而迸喊的淫吼。结婚当天让大家以为她临时怯场,其实就在门的另一端与爸爸以外的男人寻刺激,这个女人真是有够不要脸啊。
    外婆拿妈妈没輒,说了只给她五分鐘,我想妈妈根本就没听进去吧。因为双乳给人扯得又尖又长、爽到仰首伸舌发着抖的她,只顾着在镜头前吐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哦咕……!乳头……要被扯掉了……!齁……齁哦哦……!』
    滋尼、滋尼──
    灯光下的乳肉透出大片汗光,遭男人用力拉扯的大乳晕也充满黏热的汗水。每当那双手动作,都能听见染汗的乳晕和乳头在指间挤压出黏稠的水声。
    画面一阵翻转,我趁机按下暂停钮,挺着硬梆梆的老二走进父母房间,从衣柜里翻出一件粉金色的蕾丝内裤。上头还有洗衣精交织香水的气味,丝滑的部分摸起来很舒服,这里平常都紧贴妈妈结婚时给人抠过的肉穴吧……我带着它回到电视前,脱了裤子,凝视着妈妈仰首皱眉、奶子给人拉长的停格画面,用凉凉滑滑的蕾丝内裤盖住挺到不行的肉棒。龟头流出的腥水一下子就玷污了妈妈的内裤,除了丝滑触感外还有种莫名的兴奋感。
    影片接着放,画面转来转去似乎是换人拍摄,角度从正面来到斜上方,稍微可以看到妈妈表情的视角。换这个角度我才发现,妈妈的肉穴是压在阳具茎身上,没有真的插进去。有个大概是刚才掌镜的叔叔来到妈妈身边,挺着一根龟头又大又圆、状如鎚子的肉棒往妈妈的白脸蛋蹭去。妈妈抬头对那人笑了下,给他摸着头发,弯下去吮起龟头。
    『嗯、嗯嚕……啾……啾……』
    桃色艳唇贴向暗肉色的龟头表面,妈妈宛如与恋人亲吻般嘟起嘴,轻轻地吻着男人的龟头。唇印一道道压盖上去,光是想像口红香气和龟头臭味混合后的那股味道就让人想吐。但是妈妈一点反感都没有。盖完唇印后,她还用脸贴着那根前端滴下透明汁液的肉棒,抬起头来羞笑着竖起剪刀手。
    画面伴随杂音震了两叁秒,这次换鎚头男掌镜,翘屌男上前用老二啪啪地甩打妈妈的脸。视角换回正面特写,妈妈用她的桃色湿唇大口含入上翘脏屌的龟头,脸颊鼓得比她赶时间吃饭时还要大。
    『滋咕……啾咕……啾噗……』
    妈妈的桃唇慢条斯理地来回于龟头前端与冠状沟,因为画面很近,可以清楚听见唇肉压着龟头磨擦时挤出的滋滋声。翘屌男迸出舒爽的呻吟,手伸下来给妈妈打了两巴掌,缓慢吸吮中的妈妈便滋啵啵地吐出整颗湿淋淋的臭龟头,嘟起嘴唇亲吻流出淫汁的马眼,笑笑地向镜头比ya。她旁边的肉棒没有盖唇印,冠状沟下倒是有一圈桃红色的口交痕跡。
    两根肉棒相继离开,奶子被扯玩到红通通的妈妈牵起会长伸出的双手,两人亲密地十指交扣,妈妈开始前后摆动下半身。
    『齁哦……!齁哦……!齁……!』
    滋啾!滋咕!滋啾啾!
    湿黏地压垂在茎身上的淫肉前后滑动着,按摩似地以穴口擦弄会长的肉棒。每次前后蹭弄,妈妈的汗乳就随之震动。磨擦到一半,门外再度传来敲门声。妈妈身体轻轻一颤,面朝与她双手交扣的会长露出慾求不满的淫荡表情,在门外呼唤声中压低音量、急促地向会长喊道:
    『鲍鱼撸懒叫!鲍鱼撸懒叫!许文静的鲍鱼撸懒叫……!』
    眼神渴望着更多刺激的妈妈,竟然只是为了偷情做爱,不惜牺牲色相做出这种低俗又滑稽的行为……遗传自这种下贱女人的我,也不争气地看着时而舔舌、时而喃喃「鲍鱼撸懒叫」这句话的妈妈打起手枪。
    『文静啊!开门啊!俊宏那边在等了啦!』
    外婆焦急的声音让干着下流勾当的妈妈看起来更淫荡了。
    『鲍鱼撸懒叫、撸懒叫……』
    妈妈懒叫懒叫地越喊越急,突然一记巴掌招呼过去。
    啪!
    『嗯齁……!』
    翘屌男这掌打得够清响,我想门外也听到了。他挺着带有唇痕的肉棒站到妈妈身后,把妈妈脸扶正后用力揉了揉,再啪地一声打下去。接二连叁的巴掌声响起,晃动的奶子也给会长重新抓紧、扯长。在光看都觉得痛的掌摑与扯奶中,颤紧眉尖的妈妈仍灵活地动着屁股、磨蹭会长的肉棒,只要没被掌耳光,桃红色嘴唇就会继续连喊:
    『鲍鱼撸懒叫……(啪!)齁咕!呼、呼……许文静的鲍鱼撸懒叫!(啪!)齁噗!去……去了……!(啪!)鸡掰要去了……!许(啪!)、许文静臭鸡掰洩(啪!)、洩了哦哦哦……!』
    就在这个被人掐奶打脸还能爽起来的贱女人即将高潮时,翘屌男两手的中指与无名指插入桃唇内,把妈妈的嘴往两边扳开,露出牙齦与牙齿;左食指推高她的鼻孔,右食指则将她的右眼皮往上扳。后面墙壁上掛着爸妈的婚纱照,如此美丽端庄的妈妈却在结婚前被男人扳出一张丑脸、掐住满佈热汗的褐色大乳晕用力扯长乳肉,以这种丑陋不堪的下贱模样高潮了……掌镜的鎚头男上前往妈妈的高潮丑脸射出精液,我也忍不住跟着射进妈妈的内裤里。沾满精液的内裤黏滑地缠紧肉棒,腥臭的气味使我彷彿就站在满脸精液的妈妈身边。
    虽然带子只跑一半,射精后就变得不太想继续看了。我在发现录影带的储物间角落重新堆上原本准备清掉的东西,假装这一块还没整理,录影带和录放影机都藏进我房间床底下。沾满精液的内裤洗完后,放到晚上还是没乾,我打算隔天再偷偷放回去。
    与爸妈一同吃晚饭时,妈妈给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她的举手投足都像是带着性暗示,连咀嚼饭菜的嘴巴都色气得令我下体蠢蠢欲动。给予我裤襠临门一脚的,是爸爸稀松平常的呼喊声。
    「文静啊,帮我倒冰开水。」
    「自己不会倒喔!懒鬼。」
    许文静。
    或许是录影带的影响,这个名字从男人口中喊出来,都充满一股低俗味。
    妈妈起身晃着又大又垂的胸部去冰箱取水,让我想起她骑在男人身上用肉穴撸屌时奶子震晃的景象。
    「俊荣,来。储物间整理得怎么样了?」
    「啊……慢慢来吧。」
    妈妈顺便递了杯冰水给我。那隻涂上红色指甲油的手握过多少根肉棒呢?她就是用那种摸了一堆屌的手抱着幼时的我,用被男人拉扯、抠弄过无数次的褐色大乳晕盖住我的脸餵奶吗……想到妈妈年轻时的裸体,噁心和兴奋感同时涌现。
    妈妈跟爸爸说话时一如往常,与我谈话就有股她察觉到什么似的感觉。爸爸转身看电视的时候,妈妈就拉椅子到我旁边,右手肘在桌面上,硕大的乳房慵懒地垂在桌子旁。
    「有些东西有纪念价值,不要全部都丢掉喔!」
    「嗯,好……」
    「像是你和哥哥小时候的相簿──不对,那个放在我房间里。总之!再旧的东西都要一一检视。不小心丢掉日后可能会想念的东西,想起的瞬间会很不甘心吧!」
    「呃,好,我知道……」
    「那就好!」
    妈妈说了比平常还多的话,说完还继续坐在我身旁,时不时稍微挪动身子,她的大胸部每次移动都吸引我的目光。
    这天夜里我辗转反侧到半夜才睡着,脑子全是录影带里的妈妈,老二当然也硬整晚。忍到隔天放学回家,我立刻翻出录影带和录放影机,接上客厅电视,再跑进爸妈房间拿了条桃色内裤。
    影片从顏射后开始。
    妈妈那张被男人扳嘴、推鼻孔与拉眼皮的丑脸维持几秒鐘,画面就花掉并传出开锁声,再来是一连串收音不良的杂讯。似乎听得到外婆的声音,还有说什么「你这孩子」、「搞什么」、「结婚」、「不要这样」之类的话,我听得不是很清楚。在我以为妈妈跟人乱搞的事情被发现时,画面跳到穿好婚纱的妈妈与西装笔挺的爸爸在台上戴戒指并接受掌声的场合。
    『祝我们俊宏与文静,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啪啦啪啦啪啦啪啦!
    响彻全场的鼓掌声进行到一半,画面就切至会场内的女厕。外头闹哄哄的声音随着厕所门敞开而转大,推门进来的正是穿着平口婚纱、取下了头纱的妈妈。她把接了假发的头发整个盘起、露出后颈,在门口向旁人点头微笑,便独自进入看似空无一人的厕所。当然,摄影机都在里面了,怎么想都不可能只有妈妈一个人。
    『我们文静啊,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内向害羞……』
    看来对妈妈不放心的外婆也在厕所外头等着。被她形容有点内向的妈妈,一锁上厕所门就羞笑着快步往镜头走来,镜头这边也有个穿西装的男人走过去,来到妈妈面前直接一手掐起她粉嫩的脸蛋。
    『恭喜你结婚了啊!许文静!』
    『哦咕……!咕……!』
    几乎是在掐嘴的那一瞬间,妈妈羞笑的表情颤出喜悦来,明显是期待着被此人掐嘴。这男人掐着妈妈的嘴把她带往镜头前,我才发现那是前一段躺在地上让妈妈骑着的会长。
    嘴唇弯起的妈妈在镜头前跪坐下来,会长蹲到她身后,粗暴地扯下她胸前的婚纱与奶罩,让两团坚挺的白皙乳肉弹出,顺手揪紧褐色大乳晕往外拉。
    『哦齁……!』
    乳晕连同业已勃起的奶头给会长一拉,妈妈旋即对镜头露出恍惚的神情。会长头架在她左肩上,往她左脸连吻好几下,低声说了句话,妈妈就转过去伸长舌头,与会长的肥舌头互相舔舐。
    『嗯……!嗯呼……!齁……!齁……!』
    滋滋、滋咕。
    妈妈给会长使劲揉扯奶子的同时,一脸欣喜地与对自己施暴的男人互舔舌头,那样子真是说多贱就多贱……舔着舔着,会长还要她亮出婚戒,两人就在婚戒旁从舔舌到舌吻,亲到口水都滴到婚纱上面了。
    『嘶嚕!嘶噗!嗯、嗯啾!啾啵!啾嚕!滋嚕噗……!』
    舌吻过程中,另外两名中年男子也穿着灰西装从旁边入镜。两人都解开裤襠拉鍊,掏出还残留唇印与唇痕的肉棒,站到妈妈两侧对着她手淫。待会长放开妈妈的唇,翘屌男立刻上前,肉棒塞进妈妈的桃红色嘴唇内就是一阵猛插。
    『嗯噗!嗯咕!滋咕!滋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