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该学学卢向北,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不会戴耳塞。”郑樨啧啧地往旁边一伸手,白黎就把一副耳塞从口袋里拿出来放在郑樨的手上,那动作熟练得就好像掏卡给老婆买单一样。
      卢建峰看着郑樨递过来的耳塞认出了这副耳塞居然还是卢向北的,因为上面有明显卢向北的手笔。
      这耳塞并不是普通的耳塞,它可以封住上丹田从而打断上中下丹田暗力的流动控制暗力暴走。
      想太多的卢建峰以为卢向北早已经跟郑樨搭上了,就连记忆缺失都是为了保守秘密从而掩护郑樨。不得不说卢建峰的脑洞确实很大,却没有大到能够猜到这耳塞是白黎刚刚才从卢向北那儿顺过来的,毕竟白黎的影子真的太好用了。
      “我要是文禹,在不确定新壳子是否好用之前,当然要留着旧壳子备用呀。”郑樨见卢建峰堵好了耳朵才继续说话。
      “难怪文禹老匹夫会栽得这么狠。”卢建峰笑了,一种超然于世的释怀。
      也罢,被结痂的伤疤盖住的仇恨已经深埋在身体里黑了臭了,如今能够将文家连根拔起何乐而不为。
      这之后,他可以去陪素君和她肚子里那没能出生的孩子了。
      想通了之后,卢建峰便把他所知道的文家全都卖了干净,借郑樨之手报杀妻之仇。
      “你能想明白就好。不过我还是会把你脑袋洗一洗,省得你记得我的脸。蛋蛋过来。”
      “妈妈!吃吃!”小蛋蛋立即蹦跶到郑樨的怀里让她抱着,明显它一直都在看着妈妈和卢建峰呢,盯了卢建峰很久了,只等妈妈点头批准。
      “把那个傀种拔.出来吃掉,暗力就留给这位老爷爷吧。”郑樨透过触手的感应告诉小蛋蛋不要全吃掉。
      “……”老爷爷.卢建峰心情分外复杂,然而根本不容他有更多的想法,卢建峰就感觉到一股非常冰凉的东西伸入了他的下丹田内将那控制了他几百年的傀种拔起的剧痛。
      所有神经被拉扯的剧烈疼痛让卢建峰痛得满地打滚浑身冒冷汗,当卢建峰以为自己会死掉的时候,那傀种真的被那可怕的黑色小怪物给拔除了。
      别看小蛋蛋嘴馋,它可是最听妈妈话的了。妈妈说只能吃傀种不能吃暗力,小蛋蛋就真的只吃傀种把暗力留给了卢建峰,绝对不是因为刚刚吃了十几个文家人的傀种和暗力吃饱了。
      等卢建峰醒来之后,整个现场就只剩下他以及飞机残骸。
      “这这……”浑身汗淋淋的卢建峰脸上蹭满了灰尘。
      卢建峰的记忆没有丢失多少,他还记得与那个想起不起来面孔的人之间的约定,甚至傀种被拔出的痛楚仍残留在每一个细胞里,让他禁不住颤抖。
      手抖着从地上爬起来,卢建峰没有后悔,只是这特么的太痛了。
      “卢向北这个混小子!”坑到他头上来了!也不想想以前到底是谁给他打掩护的!
      飞机没了,他还得要继续北上去跟仙祖汇报情况。
      抬眼看了看完全陌生的荒野,背锅侠卢建峰只得用走的走出这一片荒野。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一天都没网络,崩溃tat
      第108章 卢晓光的早餐
      卢建峰的运气不算太差, 在徒步北上荒野求生了两天之后就被文家人找到了, 是文禹仙祖亲自过来找的他。
      当文禹仙祖从飞机上下来时, 文禹仙祖看到卢建峰满身满脸的灰和干草碎屑狼狈至极。
      “你体内的傀种呢?”文禹仙祖简单粗暴地往卢建峰嘴里塞了一个真言丹,确定卢建峰已经咽下去之后才开口问他。
      “被人挖了。”
      卢建峰对本家的态度一如既往, 所以文禹仙祖并未意外, 而且卢建峰的记忆被郑樨这个撒谎大师篡改过, 所以根本不怕卢建峰泄露出来。
      果然文禹仙祖从卢建峰身上得到的情报不多,就算知道夺取卢建峰傀种的人和夺取卢向北暗力和傀种都是同一人所为也无计可施, 如今只能尽快赶去极点中心等待中域洲开启。
      文禹仙祖将卢建峰拎上飞机, 很快飞机就往北极极点折返。
      不过也因为文禹仙祖亲自找来了, 郑樨他们发现原来文禹仙祖控制卢建峰还真不是仅仅靠傀种。
      “原来如此。”
      郑樨透过白黎留在文禹仙祖身上的影子分.身得知文禹老祖跑去接卢建峰了。
      白黎也非常取巧, 所谓影子就是依附在文禹仙祖头发上的一条细长黑影,让文禹仙祖根本发现不了自己一直被白黎旁观着。
      “走吧,飞机飞回来也就十几个小时的时间了。”
      此时郑樨已经被白黎带到黑夜的极限边缘, 不过也因为日期的接近所以才他们其实离极点已经很近了, 比起那个折返回去找卢建峰的文禹仙祖来说,郑樨他们反而赶在了他们前头。
      此时北极圈已经结冰很厚了,郑樨就算身体素质变好了也不像白黎和花花他们那样只穿一件衣服就够了。
      花花这小孩爱美,各种宫廷刺绣小衣服穿上去就不舍得脱下来,但也还是比裹着羽绒服的郑樨强。
      不过郑樨部分程度是心理作用, 毕竟她和花花一样都不喜欢寒冷的天气,不喜欢不代表不抗冻。
      白黎见郑樨和花花都不喜欢寒冷便直接变了真身出来,一边扛一个让郑樨和花花分别坐在他的肩膀上带着走。
      当然没有落下小蛋蛋,蛋蛋在黑黑头顶上趴着呢, 而且还有小触手当安全带根本不怕它掉下来,还顺便把它担心的妈妈和花花都捆一起了,忒可靠了。
      大黑怪在北极圈前行非常迅速,因为此时的光线几乎已经要和地平面平行,在遇到平原的时候只能靠跑的,然而当有延绵几公里的阴影的时候大黑怪就能卷着一家大小瞬间去到几公里之外。
      有时候还因为白黎出现得太突然了,吓得又肥又壮的北极熊连肉都掉了。
      就这么一会儿跑一会儿瞬移,平均速度算起来比他们用飞机飞还快,当白黎到达极点的时候文禹仙祖他们还远远落在后头。
      “什么东西都没有。”
      郑樨站在极点的位置除了寒冷便什么东西都感觉不到了。
      “花花讨厌这里惹。不过花花为了女神,”花花想到小屁股底下坐着的黑黑,为了不被黑黑丢到冷冰冰的冰面上,花花马上就改口了:“为了蛋蛋能够快点出壳,花花可以忍受冻冰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