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文库 > 历史小说 > 贵女种田忙 > 第676节
      “对方是特意过来给你解释的为何离开的?”蔷薇看着蝶衣的眼睛,想知道她内心真正的想法。
      “嗯,他是这么说的。”对于大姐大询问,蝶衣点头,之后有点不好意思的再次开口,“他说他这些年一直没有放下我,当年他就是因为被追杀才会沦落到咱们晋越的。后来被人带回去之后,就一直努力的强大自己,直到现在,他认为自己已经有能力保护任何人了,才过来的。”
      看着蝶衣一副陷入恋爱的状态,再听着她说对方的那种口气,蔷薇心里的不安越来越重。什么叫被人追杀被迫流落到晋越的?想到这里,蔷薇脑海里竟然莫名其妙的蹦出了一个人。
      “蝶衣,听你的意思那个人不是咱们晋越的臣民?”
      “······是的,”蝶衣看着大姐一脸严肃的样子,心里莫名的有点虚。
      “蝶衣,你不要告诉我,那个人是百里凡?”
      蔷薇放下手中的茶盏,现在她总算是知道自己的不安来自哪里了?眼下,来到上京的外国人除了百里凡还有谁?
      南宫蝶衣脸色红红的,稍微纠结了一下,最后还是点头承认了,“大姐,你说的没错,就是他。”
      “······”蔷薇很无语,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怪不得的宴会那天百里凡一直盯着你,大姐当时就觉得不对劲儿。但是细想过之后,也就没太在意,你一直生活在上京,和他不会有任何交集的可能。没想到你们之间竟然还有如此渊源。”
      “别说大姐没有想到,就连我自己也没想到当年那个小乞丐竟然是巴蜀的王子。”
      看到大姐吃惊的神色,南宫蝶衣一脸的不好意思,“宴会之后,我逛街的时候,又偶遇了他。百里凡说要去南宫家拜访,被我拒绝了。但是我心里有点担心,就过来找大姐了。”
      “什么?他敢威胁你?”蔷薇一听就炸毛了!
      ☆、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不能让爱情冲昏头
      一千八百九十五章 不能让爱情冲昏头
      听着蝶衣的说辞,蔷薇立马就火了!什么拜访?难道他要告诉父亲母亲蝶衣偷偷溜出去玩,还救了一个男人?真是岂有此理!
      想到这里,蔷薇立刻握着蝶衣的手,轻声的安慰着,“蝶衣别怕,这里是晋越,他胆子再大,也不敢乱来的,除非他不想离开了。”
      太过分了,借着报恩的说辞,竟然敢威胁她的妹妹,还想破坏妹妹的清誉,真是大胆狂徒!
      “大姐别误会,他只是询问,没有勉强我!”看着蔷薇神色,南宫蝶衣吓了一跳,连忙开口解释。
      “误会什么?他有这个想法就是错误的。拜访咱们家做什么?无亲无故的,总得有点由头吧?”
      对于蝶衣的说法,蔷薇很生气,什么只是询问没有勉强?到时候客气来客气去的,一不小心把蝶衣助人为乐的事情告诉了父母亲。对于女人来说,蔷薇可不觉这种事儿是美谈,到最后坏的只有蝶衣的名声。
      还特么来个什么偶遇?说的好听,皇家别院和东街那里距离不是一点点,哪里这么容易偶遇?
      说直白点,应该是处心积虑才合适吧?
      “二妹,百里凡这个人不简单,你不要被他的花言巧语给骗了。一个从小被人追杀的王子,能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还能有自己的权利和地位。单是心志都不是一般人可比的。跟这样的人做朋友,本身就存在很大的风险。更何况其他了。”看着蝶衣一脸愣怔,蔷薇继续念叨。
      “他能摸爬滚打到现在,除了利益,至于亲情爱情在他们心里都是可有可无的。特别是到了关键时刻,等他舍取决断的时候,往往更容易让人受伤。妹妹,你可明白大姐的话?”
      蔷薇越说心里越是不安,能让蝶衣进宫找自己寻说法,可见百里凡的攻势有多猛烈。想到这里,蔷薇暗暗地握了握拳头,这个该死的男人,他难道就不知道一个女人远嫁意味着什么么?
      但凡和皇室沾边的亲事一个不注意就成了两国之间的和亲。这样的女人有多悲哀,只有自己亲身体会过才能真正明白其中的心酸。
      两国之间能和平相处还好说,没人会怎么样。但是一旦两国起了冲突,首当其中的受害者就是和亲的女人。一个女人夹在两个国家中间,这边不疼那个不爱的,连个援军都没有。
      看到南宫蝶衣一副纠结挣扎的神色,蔷薇心里就是一沉,看来百里凡那家伙没少给自己的傻妹妹灌心灵鸡汤。
      “蝶衣,你心里是不是已经有他了?”
      听着大姐的劝告,南宫蝶衣心里一阵内疚不安,她知道大姐的意思。但是想让她放下,心里又有点舍不得。也不知怎么的,最近她老是想起两人一起偷偷玩乐的日子。
      “······大姐,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看上他了,就是这些天老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他。”说道这里,南宫蝶衣不自在的低下了头,虽然平时自己洒脱惯了,但是真正涉及到感情的时候,她也摸不清自己的心思。
      完了,二妹这是栽了!她肯定被百里凡的花言巧语给哄骗了!
      想到这里,蔷薇心里顿时后悔了,看来百里荣被人恶搞的还是太轻了,如果重的连床都下不去,看看百里凡还有时间出去撩妹不?
      “二妹,这件事儿你可给母亲提过了?”蔷薇压下心里的不舒服,沉声问道?
      “没有,我不敢,我怕母亲被我气着了。父亲还不扒了我的皮啊?”南宫蝶衣连连摆手,她就是因为不敢告诉母亲,才过来找大姐讨主意的。
      蔷薇点点头,还好这丫头没有被爱情冲昏头,还知道母亲不赞同。
      “二妹,你可明白,万一你心动了。走的可是和亲的道路?”蔷薇说着,看着南宫蝶衣脸色白了下,蔷薇就是要让她害怕,否则她就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和亲的女人可不好做,一个不好这辈子可就交代了。大姐不希望你一时冲动,毁掉一辈子的幸福。”
      “大姐,我知道你为我好,我都明白······”南宫蝶衣说着,眼圈就红了,她何尝不知道这些,但是面对百里凡深情的眼神,她也不知道着什么魔了,就是不想拒绝。
      “既然明白,就应该知道其中的厉害,大姐希望你再冷静一阵子,就算做决定也不用急在一时。反正百里凡一时半刻也不会走。”蔷薇没有一下子打压她的心思,这种事要循序渐进的走,最好能让她彻底了解百里凡的真实人品。
      否则不管别人说什么,蝶衣心里都不会相信的,有时候家人越是说对方不好。她除了觉得家人对百里凡有偏见之外,心思只会更加向着他。这可不是蔷薇愿意看到的。
      当然,蔷薇心里也好奇,百里凡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能让蝶衣如此念念不忘。
      听着大姐并没有完全反对,南宫蝶衣暗暗地吁了一口气,“大姐,我听你的,等等再说。”如果大姐直接反对,她还真不知要怎么办了。
      “嗯,二妹是个通透的,知道怎么做对自己才好。大姐也不阻拦你的任何决定,但是女人一辈子的大事,也冲动不得,因为咱们可没有后悔药可吃。”蔷薇对于蝶衣的反应还算满意,没有一意孤行。
      “对了,二妹听说了么?百里荣的马车受惊,不但踩踏了百姓连自己也受伤了。”蔷薇端起茶盏,轻轻地抿了一口,直接转移了话题。
      “听说了,一点皮外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南宫蝶衣点点头,直接开口说道。之后她才感觉自己好像说多了,眼眸闪了闪,“百里凡告诉我的。”
      “嗯,出事的当日我就让翡翠过去探望了,听说全身不同程度的擦伤,脑袋都被太医包扎成了猪头,差点让翡翠破了功。”蔷薇放下茶盏,用帕子摁了摁嘴角,“听说百里荣因为脸上受了伤,不但不敢出门,还怕留下疤痕,现在脾气大的很呢。”